≫偎ή隀---欢迎您!

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偎ή隀---欢迎您!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奶奶的槜李 | 魏丽敏
2019-09-19 05:30:00

桐乡槜李

 

如果将六月称之为我最为繁忙的时间,相信很多人不会有异议。关闭许久的朋友圈会再度开启,干着一份本职工作还要兼个无利可图的职。朋友笑我,失踪一年,上线半月。为一种果子充当微商,忙得不亦乐乎。细细数来,这样莫名其妙的规律竟然也持续有五六年了。朋友们戏称我为小工:宣传、接单、采摘、发货、售后,一条龙服务,兼职就是全能型的,而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奶奶的槜李。

 

槜李是我家乡桐乡的特产,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它的外形,总觉得它的美没法描述,成熟时,红到发紫的果皮上带着白色的果霜,一条细细的爪痕横亘其间,细细擦拭之后,还有微微白色小点附于表皮,晶莹剔透的模样着实惹人垂涎。初将它们发于朋友圈时,总会惹来一堆人好奇的询问,槜,不少人问我这个字读什么。因为我总习惯将“槜”写成“檇”,归根溯源,这一切源于小学时背诵的乡土知识。在还没沾染过它味道的年纪,已在一笔一画地记忆它的历史。横、竖、撇、点……十六划的书写里带着童年的味道,我仿佛可以看到,一个梳着两条羊角辫的小姑娘静静地坐在乡村教室里,大大的眼睛里对知识充满着渴望。她周围还有她的二十三位同学,一张张小脸是那样稚嫩生动。他们的小手臂乖乖地交叠在课桌上,那个曾教过她爸爸的老师正拿着粉笔在黑板上演示着汉字的博大精深。那个字,就这么一笔一画刻进了她的生命。提起笔,在泛黄的小本上清晰地写下一个“檇”。

 

槜李摘下不洗,双手轻轻地搓一搓,将果肉变成果浆,软绵绵的模样,择一截麦管,像针筒一样徐徐扎破果皮,用嘴吸着吃,最后只剩核和皮。听到这些回答的朋友总是惊呼神奇,毕竟他们在这之前吸着吃的只有汤包。靠着这份好奇,在这个六月,成功吸引(感觉像是忽悠)了十几位作家朋友来到百桃乡的桃园村。

 

很多人会以为我是吃这种果子长大的,羡慕我甜美的童年。其实在爷爷为我们种下槜李树前,我完全想不起它的味道,曾几何时,它是贵与稀有的代名词,哪怕我家离产地桃园村不过短短两三公里的路程。我知道它是能吸的果子,我可以背诵关于它的文字资料,但在我十岁之前,我与它相见的次数不超过三次,我们之间可谓熟悉又陌生。它们在树苗期便承载了我的渴望,却未曾想过有天会变得又爱又怕。

 

每年的四月份,母亲会用她并不熟练的技能给我发一些微信小视频,颤颤巍巍的画面主角是雪白的小花。初识会误以为梨花,但我深知那是槜李花,而两个月后我将沦为它们变身之后的小工。槜李花开如晴雪,先开花后长叶,很多年前,我曾有幸开车穿梭在桃园村的乡间小道上,四月的美被这里独揽,田间地头的槜李花正怒自开放,它的美不张扬,却勾魂。我永远忘不掉那个午后骄阳映照下的那片雪海,可谓人在景中游。

 

所有美的背后掩藏着无尽的辛劳,只是容易被后来的鉴赏者忘却。我在收到视频的同时,心里总会默默地祈祷,千万不要长太多(可能你会觉得我太坏,有时确实也觉得有些坏)。爷爷走了有十一年了,我已忘记爷爷生前一共种了多少棵,只知目前还有七棵健在。他种树的初衷是为了让我们品尝鲜果,可他并未来得及等到它结果。奶奶继承了这笔遗产,刚结果的头几年只够供家人,后来再供村里人、友人。忽然有一年,它们爆发式地生长,果实差点将枝条挂断,因为奶奶一贯的原则就是任其自由生长,不舍得在青果时匀掉一些以保证品质,我第一次知道“硕果累累”这个词的真实含义。槜李成熟时,果肉鲜润如琥珀,完熟后浆液极多,味鲜甜爽口,吃时只需在果皮上刺一小孔,慢慢吮吸果汁,吸完汁后只剩下皮和核。它的特性导致不能久存,摘取的果实摊在竹匾中,一日多过一日,流出的甘甜汁水便会招来苍蝇、蚂蚁,然后就是烂掉。彼时我还在桐乡工作,每日途经桃园村往桐乡,每年六月中旬,原本清净的乡间小道会变得拥挤不堪,道路两旁皆是村民销售槜李的小摊,购置槜李的来往车辆络绎不绝。奶奶希望他们可以收购自己的槜李以填补她买网装网挡鸟付出的成本,奈何完全自由生长的果实,个头小,品相差,又赶上槜李大年,奶奶将唯一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我勉励答应一试。于是在qq签名处、MSN发布了槜李销售信息,之前得到免费品尝资格的同事们纷纷购买。我也自此入坑,算来已有八年,每年果实一熟,老太太一声令下,我这客服便要求无条件上岗。

 

除了失眠的日子,我大概只有在摘槜李的季节里才会在清晨五点睁眼。天还只有些朦朦亮,选择性地穿上奶奶干农活的旧衣,老人喜欢穿宽松衣服,所以尽管我比她高大许多,衣服也合身。我自从十四岁去城里上初中之后,地里的活已很少沾手。如今这些年也不过就是下地掰个玉米、挖个红薯、摘把葱而已,要说正经算干活的也就这点事了,习惯性地提上竹篮,赶往果园与更早起的母亲汇合,因为她摘完后还要赶着去上班,我早起可以为她分担一些。

 

鸟类,大约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贪吃的物种,要不怎会有“鸟为食亡”之说呢。今年家里的那棵樱桃树长了不少,可是谁也没吃上,一切都入了鸟儿的腹中。从下往上看着,果子颗粒饱满,伸手一摘,却只余半个。谁说鸟类脑袋小,笨的?这套弄虚作假的功夫往往能骗过我们一次又一次。这些年家里各种果树上最好、最甜的果子总是被鸟儿先食用,别的果子倒也不妨,只是这槜李金贵,于是,为了防止它们被偷食,果树上都盖上了一层绿网。但即便如此,总有几只鸟为了美食绞尽脑汁地钻进来。清晨,钻入果园,惊起几只“小偷”,振翅欲逃,却忘了早已是天罗地网,不过是抖落一地的露珠。母亲的头上戴着塑料袋权充帽子,不想被露水打湿了头发,肥胖的身躯却身手矫健地攀爬于树枝上,我却有些心疼树枝。我想去逮“小偷”,却总也抓不住,只能暂时和谐相处。清晨静谧,除了鸟儿窜逃的振翅声,便只有我们母女简单的交谈声,“囡囡,你这么早起来啦!”尽管三十好几了,在母亲眼中,我永远都是孩子。

 

“嗯,醒了就起来了,我来摘,你上班就不用那么赶了。”不远处,烟囱里正生起袅袅炊烟,奶奶在烧稀饭了。

 

沾着露水的槜李,煞是好看。我曾发朋友圈说,我的早饭是在树上解决的。引得一大片点赞与艳羡,这其实一点也不夸张。熟透的槜李一碰就掉,果蒂处会溢出水来。这种能吸着吃的果子着实娇贵,我只能一边摘一边吃。吸完果汁,便将果皮与核扔入土中,化作春泥更护花。我本来不爱吃甜食,因此也不爱吃槜李,属于身在福中非要作的典型,但每年还是没少吃,大概槜李对我而言,多少有些特殊的魅力吧。 

 

 

 

 

 

在经历了去年的槜李大年后,今年终于传来了减产、涨价的各路小道消息,我邪恶的小心思有些蠢蠢欲动。对于减产我是有些相信的,毕竟今年五一,我带着奶奶和母亲来了趟“实地考察”。午后,艳阳,天蓝,无云,我们祖孙三代决定去不远的桃园村踏个青。虽然相隔不远,时常路过,但从未真正地去参观过。若非要组织一场关于槜李的文学之约,我大概也不会发现这里隐匿的美。小桥流水人家,果园秋千篱笆。奶奶在观赏了所有的美景之后,将目光锁定了那片千亩槜李园,绿叶绿果俨然一体,青涩的果实躲在叶片之下羞于见人。奶奶拿手扶了一下自己的金丝边眼镜,果不其然地将头凑了过去,手背在身后,一株一株视察着,终于回转身来对我说:“他们长得也不多嘛!”这份话语里的那份释然有些掩藏不住。身后的母亲竟然传来如释重负的叹气声,我回身看她,眼里有笑。今年的修枝工作依然由她承担,奶奶的槜李要是减产,追究起责任大约就得是她。

 

爷爷是招赘的,奶奶一生受宠,虽然家境贫寒,父母早亡,但后来日子也过得不错。爷爷走后,大半生没做过半点营生的奶奶,晚年忽然对做生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些年,除了槜李,她还发展到卖菜,我们全家沦为她的小工,原也是担心她劳累,后发觉每次有事忙碌时她的精神头反倒更好些,也便听之任之了。因为我常年在外工作,所能销售之处皆为外市,现在因为槜李,顺丰快递每年在桃园村设点,订制专有包装,也让奶奶的槜李生意得以成行,每年小几千的收入,对于一个年过八旬的老者而言,亦是相当可观,所以极为重视。

 

考察归来,我寄希望于上天垂怜,让我今年可以轻松一些,可惜,不久之后母亲的一个电话就打破了我所有的美好,这场甜蜜的负担又再度开启。

 

细细想来,我能够连续多年甘愿为奶奶当小工,甘心牺牲很多休息时间去为奶奶售卖槜李,其实不全是因为孝顺,毕竟槜李对我而言,它是家乡的骄傲,也是极富历史韵味的文化符号——自然这些是我在从事编辑这个工作后,才有了更多的了解。“槜李”一词,其实最早是一个地名,春秋时期吴越相争,曾在此地有过一次大战。两国相争的结果是越国被打败,被迫退守会稽,也就是今天的绍兴,并且在民间寻找美女进贡给吴国。接下来的故事很多读者都不陌生,民女西施成为牺牲品,由此生发出很多感人的故事,例如西施和范蠡的交往以及吴国最后灭亡,西施的命运等等。但关于西施和槜李的传说,却不太有人知道。据说越国派人送西施到吴国,路过槜李这个地方,其实就是今天的桐乡桃园村。适逢夏季,众人又累又渴,见路边有红色的果实,就摘下几颗让西施解渴。西施接过来用手指轻轻一掐,成熟的果实竟然流出很多汁液,西施就吮吸起来,竟然甘甜无比,不仅接连吃掉几颗,并问众人此果叫什么。众人问过当地人,才知叫做“槜李”,至于是果因地而名,还是地因果而名,已经不太清楚。

 

对于这些传说,特别是和所谓的女性命运联系起来的故事,我一向不太相信,对于所谓的“红颜祸水”之说,更是嗤之以鼻。这当然和我是女性有关,但也是对那些善于捕风捉影,从历史中硬要寻找所谓的史实,以证明什么源远流长等举动的不屑。在我看来,槜李本来就是稀有的珍果,何必要拉一个历史名人来证明它的价值。当然,在今天,出于扩大其影响的考虑,所谓的“文化搭台,经贸唱戏”——这样做也无可非议。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桃园村作为槜李故乡,所出产的槜李,不但品相最佳,味道也最好。至于和奶奶的槜李相比,哪个更好,我当然毫不犹豫地说,还是奶奶的槜李好吃——因为它不仅包含有奶奶和妈妈的辛劳,还有我的一份贡献在内,又怎能不好吃?

 

在这个槜李季即将接近尾声的时候,一场以文学的名义开启的美味之旅如约来临。我渴望更多人知道它的存在,有些炎热的气温下,感恩他们的前往。我们在奶奶“视察”过的那片槜李园中摘取美味,听到他们发出美味的赞叹,内心释然的同时更是燃起自豪。千年贡品,在我心里,它永远都是那个繁体的“檇”,含着历史,汗水与亲情,是家乡的美味名片。

 

归家,奶奶递给我一根土灶上刚起锅的玉米,我嘴刁,玉米只吃自家种的,喜欢土灶蒸的。鲜甜软糯,是我一直吃的味道。奶奶指了指桌上的方向,我顺着她的手看去,是一篮满满的槜李。不用明说,那是被我戏称的工钱,让我带回杭城。新鲜诱人的模样,不管我爱不爱吃,她终究还是会为我准备着。一如它们被种下的初衷。

 


来源:读嘉新闻 作者:魏丽敏 编辑:邹汉明 责任编辑:沈秀红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